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为师之道 >> 阅读文章

为师之道与从师之道
2017-09-04 16:38:05 来源:河北德育网 浏览:132

 韩愈在《师说》中云:“古之学者必有师。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”。就是说:古往今来,凡是想要求学的人,必然要拜有学问的人为师。老师是干什么的呢?当老师的人,要向学生传播道德礼法,教授知识技能,解答疑难惑事。所以天底下凡欲探究高深学问的人,没有无师自通的。要学真本事,必须先要找到好的老师,找不到好老师,想成就一番不朽的事业就只能是一句空话。为什么要强调这么一个既浅显又简单的话题呢?那是因为时下很多的人已经不懂得如何去尊重学问,尊重老师。好的老师可以把我们从一个浅薄无知的白丁,培养成承载天下的栋梁之才。所以说,老师于我们有再造之恩。扪心自问,一切有良知的学子,我们可对得起自己的老师?尤其是那些付出了无尽辛勤汗水,培养我们成才立业的恩师益傅。

    其实为人师者,于门生弟子所求无多。无外就是希望他们成才之后,造福一方,提携左右。多做有益于社会的事情。最不希望看到他们的门下,走出一些忘恩负义、吃里扒外、投机取巧、见利忘义之徒。再就是希望他们的弟子不要做过河拆桥、卸磨杀驴的小人。试想,一个桃李满天下的老师,育人教子辛辛苦苦数十年,门下居然冒出了个厚颜无耻,助纣为虐,为一己之私,不惜欺师背祖的小人。怎么能够不寒心呢?倘若由于学术见解不同,站在老师的对立面,尚情有可原。如果是由于金钱利益驱使,与势力小人狼狈为奸,攻讦老师,则罪不可赦。连禽兽都懂得报答人的恩德,况尔尚披有一张人皮乎?

    师道尊严,神圣不可侵犯。每一个当老师的都不曾奢想会得到学生们某种形式的报答。逢年过节,为徒的去看看为师之人,此乃人之常情。我的某个不肖学生,就连这个也做不到。我也从没期望他能够做到。当年我把那个象叫花子一般的人培养成才,绝没有想到要接受他毫银寸缕的报答。只想施舍一点技艺于他,好让他能够养家糊口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老师之于学生,不能缺失。就如没有伯乐,千里马不足以为贵的道理一样。譬如我,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外乡学子,承蒙白庚延先生不弃,纳于门下,历经恩师十数年精心调教,方成今日之面目。每每想起白先生对我的再造之恩,无以报答。多收几个学生,把白先生的艺术思想传承下去,这便是我收徒教艺的唯一原因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学生之于老师,其实无关紧要。就如我的恩师白先生;门生弟子满天下,没有这些人中的哪一个,都丝毫不会影响他在国画界的光辉。一些不上进的学生离去,或背叛,与先生无碍。泰斗依然是泰斗。抔土风化,化便化也。流星逝去,去则去矣,今夜星光依然灿烂。金子永远是金子,绝不会因为散落在金子旁边杂石被水冲走而改变它的本质。自古以来圣贤之所以伟大,小人之所以渺小,皆是缘于他们自身的本性。是金子就会发光的。

    白先生一直敬奉他的老师王颂余老先生,一直到王老九十多岁故去。一辈子战战兢兢,从不忤逆师意,令我感动。我这半辈子活下来也从未忤逆过师意,这一点很令自己自豪。我有幸,此生找到了一个好老师,让我终身受益。我也不幸,门下出了一个逆徒,使我蒙羞画坛。俗话说:“师徒如父子”,不可忤逆。古人云:“天地君亲师”,至高无上。为人者当如此,为徒者亦当如此。苍天有眼,诸恶莫作。神明在上,凡事三思。

 
 
附:

    原文

师说 韩愈 古之学者必有师。师者,所以传道、受业、解惑也。人非生而知之者,孰能无惑?惑而不从师,其为惑也,终不解矣。生乎吾前,其闻道也固先乎吾,吾从而师之;生乎吾后,其闻道也亦先乎吾,吾从而师之。吾师道也,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?是故无贵无贱,无长无少,道之所存,师之所存也。 嗟乎!师道之不传也久矣!欲人之无惑也难矣!古之圣人,其出人也远矣,犹且从师而问焉;今之众人,其下圣人也亦远矣,而耻学于师。是故圣益圣,愚益愚;圣人之所以为圣,愚人之所以为愚,其皆出于此乎!爱其子,择师而教之,于其身也,则耻师焉,惑矣!彼童子之师,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,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。句读之不知,惑之不解,或师焉,或不焉,小学而大遗,吾未见其明也。巫医乐师百工之人,不耻相师;士大夫之族,曰师曰弟子云者,则群聚而笑之。问之,则曰:“彼与彼年相若也,道相似也。位卑则足羞,官盛则近谀。”呜呼!师道之不复可知矣。巫医乐师百工之人,君子不齿。今其智乃反不能及,其可怪也欤! 圣人无常师。孔子师郯子、苌弘、师襄、老聃。郯子之徒,其贤不及孔子。孔子曰:“三人行,则必有我师。”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,师不必贤于弟子。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如是而已。 李氏子蟠,年十七,好古文,六艺经传,皆通习之,不拘于时,学于余。余嘉其能行古道,作《师说》以贻之。
释文: 古代求学的人必定有老师。老师,是用来传授道理,讲授学业,解答疑难问题的人啊。人不是一生下来就懂得道理的,谁能没有疑惑?有了疑惑,如果不跟老师学习,那些成为疑难问题的,就始终不能解答了。出生在我前头的人,他懂得道理本来就比我早,我应该跟从他,把他当做老师;出生在我后面的人,如果他懂得道理也比我早,我也应该跟从他,把他当做老师。我是向他学习道理啊,哪管他的生年比我早还是比我晚呢?因此,无论地位高低贵贱,无论年纪大小,道理存在的地方,就是老师所在的地方。 唉,古代从师学习的风尚不流传已经很久了,要人没有疑惑就难了!古代的圣人,他们超出一般人很远,尚且要跟从老师请教;现在的一般人,他们的才智低于圣人很远,却以向老师学习为耻。因此,圣人就更加圣明,愚人就更加愚昧。聪明的人能够成为聪明人的原因,愚蠢的人能成为愚人的原因,原因大概都出在这里吧? 人们爱自己的孩子,就选择老师来教他。但是对于他自己呢,却以跟从老师学习为可耻,真是糊涂啊!那些孩子们的老师,是教孩子们文字,教授他们读书,帮助他们学习断句的老师,不是我所说的能传授那些大道理,解答那些有关大道理的疑难问题的老师。不理解书本上的字句,有的人从师学习,不能解决大道理的疑难问题,有的人不向老师学习了;小的方面倒要学习,大的方面却反而放弃不学,我未能看出那种人的高明之处在哪?巫医乐师和各种工匠,他们不以互相学习为耻。士大夫这一类人,一听到有人称“老师”称“弟子”等等,就许多人聚在一块儿讥笑人家。问他们为什么讥笑,他们就说:“那个人同那个人指老师和学生年龄差不多,道德学问也差不多啊,以地位低的人为师,就可羞耻,以官职高的人为师,就近乎谄媚!”唉!古代那种跟从老师学习的好风尚不能恢复,(从这些话里就)可以明白了。巫医乐师和各种工匠,士大夫们认为是不值得一提的,现在士大夫们的见识竟反而比不上他们,可真奇怪啊! 圣人没有固定的老师,孔子曾以郯子、苌弘、师襄、老聃为师,郯子这些人,他们的贤能都比不上孔子。孔子说:“几个人一起同行,里面一定有可以当我的老师的人。”因此,学生不一定永远不如老师,老师不一定样样都比学生贤能,老师和学生的区别只是听到道理有的早有的迟,学问和技艺各有各的专长,只是如此罢了。 李家的孩子叫蟠的,年纪十七岁,喜欢古文,六经的经文和传文都普遍学习了,他不受当时士大夫那种耻于从师的时俗的限制,向我学习。我赞许他能够遵行古人从师的正道,所以写这篇《师说》送给他。
 
copyright @ 2011-2020 版权所有© 河北德育网  冀ICP备13009135号 
协办单位:河北外国语学院